一个不愿透露残疾的C4人士

角色予我虚荣,而非我予角色荣光。

《沉默的螺旋》



飞机上写的,没写完,假装更新。

集训末期无心读史,战恋苦于懒得细读库尔斯克战役而难以更新。只好编些没啥学术的东西勉强吃粮。


cp   俄语(奥德烈普什卡·奥古斯特·马剋尔)x德语(埃德温)

略微有俄罗斯政治(列兹维尼·婕列娜·沃特薇诺娜)x美国政治(维什·索菲娅)提及

现代背景,关于单相思与辗转反侧。


俄罗斯的学科拟人已经出现了基佬与姬佬,我知道这不太可能但是我就是要这样写。




奥古斯特在夜晚总是睡不着。

他有时候会在深夜陪婕列娜喝酒,而他则是在旁边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慢性自杀式享乐是他俩最能达成共识的一点。虽然自己身上的烟味会被埃德温要求一天之内不许接近自己,索菲娅也会嘲笑婕列娜一身酒味活像个落魄政客。但爱人的某些意见阻止不了享乐主义的俄罗斯人。

列兹维尼·婕列娜·沃特薇诺娜,苦命的前苏联政治,坚决践行女权主义的政客,会在喝酒的时候不小心暴露其隐藏在外交人格之下的本性,她喝着喝着就开始耍酒疯,拿着半瓶伏特加开始哈哈大笑,嘴里念叨着某个人类官员的八卦和明星的桃色新闻,一边拉过奥古斯特要他跟着喝几杯。

可怜奥古斯特生来就有些酒精过敏,这便使他在酒精浸泡的俄罗斯夜晚里显得格格不入。婕列娜知道这一点,她只是喜欢戏弄他。奥古斯特面对喝醉的她总是很拘谨,婕列娜想起刚见到奥古斯特的时候,他还是个落魄贵族,被红军的革命革没了社会地位,骨子里却还留着些贵族公子哥的习惯,待人接物带着轻浮与随意。现在却在椅子上缩着抽烟,连八卦都不愿意与自己谈。

婕列娜又笑了,她的身体里装不下更多酒精了,她也不想让自己落个酒精中毒的下场。婕列娜半喝半撒了手里的那杯酒,随手一抹嘴巴,说凌晨两点了你要不要回去睡。奥古斯特抬头看了她一眼,酒液顺着她的脖颈流到胸口,一路被衬衫领口吸了个干净,婕列娜完全不在乎这事,她打了个酒嗝后顺手解开了两个扣子……哦对了这是她的屋子。

奥古斯特捂了捂脑袋,没敢再继续看。


TBC-





明天联考我要是考好了我就画奥古斯特和埃德温的cp图顺便再开辆车回去再把战争没有爱人更新了。
这个flag立的好啊,我怕是考不好了。

带儿子出来溜达溜达。
我竟然喜欢了这么多年骚气紧身衣猛男……顺便一提他叫霍尔斯都……

隐者堡垒是我家oc。

做了一个决定

把我家孩子的身高
全部拔高。

最后一次,再屏蔽我就死亡。

科拟好难写,我一个凡人描述不来他们的故事。

《战争没有恋人》

无心恋战的一章,军纪严明成为了德语与德史罢工的最大阻挠,但是有酒喝了,或许阻挠比预期的要小。
我搞笑小说作者本质要暴露了 但是这两个熟人对话真的没有那么严肃。

第二章

“……巴巴罗萨。”
“巴巴罗萨!”他突然喊道,语气里充满了嫌恶与无奈。“恶心的名字,没有意义的计划!为什么他们要制定这么个东西!”他看上去很生气,站起来绕着桌子转了两圈,又拿拳头砸桌面。看上去像是个跟家长抱怨学校班主任的孩子,愤怒之余却不敢发作。
“你冷静一点。”坐在桌子另一面的人发了话,随后打了一个充满酒精气息的嗝。他很随意的把脚抬上了桌子,换来青年的一个眼刀。
“你别把脚放到会议室的桌子上。”他说道。
“埃德温……”,那人又喝了一口酒,“你只要停止为你的男朋友担心,我就把脚拿下来。”他突然笑了,噗嗤一声没有憋住,继续说道:“巴巴罗萨某种意义上来说不是没有你的功劳,不要把责任全都推到人类身上去。”
埃德温的眼神避开了。
“放屁。”他说,“我以为他要打英国,巴巴罗萨计划实施当天我毫不知情,我根本不想插手这烂摊子了,一战对你我来说已经够了。弗雷德里克,你要是知道了xtl在军事战略上的表现,你一定会气的用酒瓶砸他。”
弗雷德里克又笑了。
“你还是比较关心你的男朋友,他家。我是说苏联。英法被打成那样……尤其是法国,你都没说什么,反倒是苏联……是因为我们斯大林格勒没打下来,人家站稳了脚打算反攻过来让你心烦,还是担心八月*先生啊。”
“你哪只眼睛看见过我俩搞在一起。”埃德温忍无可忍,“我真的厌烦了,现在又来了个库尔斯克,我可以去做那做战地记者吗,好让我一枪被苏联人打死。”
“纠正一下,可能是被一炮轰死。”弗雷德里克把脚拿了下来,坐正了。“有‘堡垒’计划在,你大概真的可以去了,可你对这计划好像不是很了解,如果你被一炮轰死了,谁跟我一起在这遭罪呢?”
埃德温一愣。
“堡垒计划?是四月十五号那个什么作战命令吗?”
弗雷德里克惊讶于他居然记得自己只提了一句的事。
“第六号作战命令,”他用手笔画了两下,“钳型攻势,中央集团军群和南方集团军群,曼施坦因管的,那个。”
“你刚才说炮,东线装甲师打的都快没坦克了,曼施坦因还能有多少。”
“第六号作战命令在那摆着,伟大元首亲自通过,我还没有用酒瓶砸过他的头。”
埃德温屈服了,他应该像一战时的奥古斯特,学他臭不要脸的跑去恋人那说你这更安全,求你给我个住处让我远离婕列娜的压迫。
“我应该去造坦克。”埃德温全身脱力,跌坐在椅子上,痛苦的弯曲了身子。“我从一开始就该跟那些坚强的妇女们一起去造坦克,日子总比现在要好。”
不是说埃德温不想打仗,他不想打败仗。虽然一战的痛苦尚未抹平,但是对于学科这种某方面来说不老不死没什么牵挂的家伙来说,战争更像是一盘棋局,一场博弈。各学科中一场不可言明的斗争。但这场斗争他几乎没有起任何决定性的作用,尽管他提过意见,但是没有被采纳。这就变成了学科与人类的斗争,婕列娜不可能没有干政,而他却要负责一部分死人的工作(德政死于一战)。虽然他没做什么,但是可能要背上战犯的名声过上半个乃至一个世纪。埃德温想到这里,身子弯曲的更厉害了。
弗雷德里克拍了拍胸膛。
“请你放心,我们是不会进军事法庭的,人类的法律在某方面不适用于判断我们的所作所为,不然我早就被吊死了。”
“除非苏联美国法国英国那几个家伙兴致勃勃的弄什么学科形式为人法,目的一致的要把所有战争没打赢的学科送上绞刑架。我猜不是所有人都想吊死你,不用担心的。”
埃德温就快蜷缩成一团,他脑子里很乱,什么都在想。他没有听自家历史的安慰,因为他根本不担心这个。他也没有像奥古斯特一样担心起自己的爱情,他从来不在乎所谓感情淡忘这件事。埃德温只是在无意义的烦躁,库尔斯克在冥冥之中困扰着他,想要逼他做出点什么,他却感到了深深的无力感。
弗雷德里克看埃德温不搭理他,就再没说话,自顾自的又翘起了腿,喝他从仓库角落里顺出来的酒。如果他知道八月先生在深深困扰埃德温的库尔斯克战线上念叨着要埃德温爱他,一定会一酒瓶敲晕对面这个抱成团的印欧语系日耳曼语族西日耳曼语支的意识形态拟人体,再把他打包扔进苏联人的战壕里,让埃德温跟他痛苦的根源去面对面交流去。


*八月先生是指奥古斯特的读音类似德语August,直译为八月。

值得一提的是,弗雷德里克对奥古斯特和埃德温的感情察觉的很早,奥古斯特的资料他还自己查过,他很想知道是什么人能戳到埃德温的审美。
埃德温的审美其实只是比较小众。

我要杜撰历史.JPG

《战争没有恋人》一开始是个短篇,原来叫《孤独没有恋人》,我本来想写苏军打到柏林之后奥古斯特一枪把埃德温干倒,随后把男朋友拉到小黑屋里旧♂情♂复♂燃的短篇一发三轮车结束的。可是看我写的第一章和脑袋里的大纲,我怕不是要从一战他俩见面开始叨叨……

《战争没有恋人》

学科拟人cp,俄语(奥德烈普什卡·奥古斯特·马剋尔)x德语(埃德温)
作者三观奇葩,所以文中人物三观也很诡异
二战背景,部分捏造历史,并非严谨的考究党,勿喷。
他们虽然是语言学在人间的行者,却并未履行自己的责任。
他们属于自己,从未属于我。
(叙事混乱语病繁多,我就写来爽爽……)
(也没有逻辑)
(这种东西我敢打科拟tag吗?我不敢的。)
以上居然都ok的话,↓



第一章


现在已经是战争开始的第三年了,准确来说是德国巴巴罗萨计划正式执行的第三年。奥德烈普什卡·奥古斯特·马剋尔已经很久都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了,不,他在此之前从未在意过时间的流逝。他抚摸上了自己的右眼……上的面罩,那里已经没有眼睛了,这与他的爱人脱不了关系,或者说的绝对一点,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他的爱人害他被弹片崩进了眼睛。
“爱人?”奥古斯特愣了一下。“我应当爱一个nacui战犯吗?”他又这样想着。“但是把他定义为战犯并不合理,人类的战争其实跟我俩没什么关系。”
其实并不是,不论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这两位语言学都跟二战脱不开关系,只不过一个被战争主导,一个某种意义上主导战争而已。

作为学科——作为俄语……斯拉夫语族的东斯拉夫语支中的一员于人间的行者,奥古斯特从来都没有履行过他所谓应有的责任,他只是很好的表现出了自身的“独立于亚洲而有别于欧洲”这一特点,跟哪个语言学科都不亲近(除了他的小男朋友),目前为止在自身的领域也几乎没有什么有用的贡献,反倒是当了个好军官——顺便一提,他是偷偷去参军的。他推测自己的诞生一定有战争的促成,转念一想,竟然想用参军的方法证明自己的意义。直到他在斯大林格勒崩瞎了一直眼,苏联政治才知道这个沙皇时期出生的年轻的学科居然自己跑去送死,不得已通了后门编了个军官的职位塞给他,让他去参与库尔斯克战役的战略部署,顺便回顾一下他的学科职责。
“库尔斯克突出部防御……”奥古斯特说着,脑子里却想的是另一回事。“埃德温可能也在计划这件事,他不会知道我参战了吧。”这个不务正业的家伙居然他妈的摸着他因为战争瞎了的右眼想他敌营的男朋友,换做谁可能都无法理解。但他却被自己的想法给困住了,不住的向那个方向偏离。

如果他见了我——奥德烈普什卡·奥古斯特·马剋尔想着。
“如果他见了我,一定会觉得我会因为战争而憎恨他,巴巴罗萨计划说不定有他的功劳,斯大林格勒战役可能也是。他虽然没有动手杀人,但是我们因他而死的人比我解决的要多的多。”
但他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病态的自私,战争成为不了阻碍他爱情的理由。
“但我仍然爱他。”
从这自私的想法从他脑子里诞生的那一刻起,他就不可逆转的陷入了自己的臆想之中。
我爱他——奥德烈普什卡·奥古斯特·马剋尔这么想着。
“他也得爱我。”

找到了很好看的吉良MMD
*起了。